足不出户 看遍全世界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生活科普 > 夫妻生活
啊_小村医的强悍人生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
更新时间:2020-08-08   来源:互联网   点击数: 次  
夜晚,凉风习习。
  李晋嚼着根草根慢悠悠地往家里走,因为赶着种西红柿,所以到这个点才回家。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,农村休息得早,虽然只是九点多钟,但是这条主道上已经没有其他任何一个人了。
  天有些黑,他的脚步加快了几分。
  但是刚刚走到江边转弯处,突然就看到江边的大柳树下竟然停着一辆车。
  丰田卡罗拉啊!
  梅河村是个穷村,整个村子只有一辆汽车,那就是在县城里面混得还可以的李光风的。
  这小子不是在县城定居了吗?怎么大晚上跑回来了?
  李晋心中有些好奇,就往车那边走,刚没走几步就发现车子在摇晃了起来。
  李晋眉头一皱,轻轻凑了上去。
  大概是因为里面闷热,所以车窗开了条缝隙。
  一时间,车子里面的声音清楚地传了出来。
  这声音一听就让李晋热血沸腾了,正是血气方刚的男人,哪能经得起如此的声音挑衅。
  原来,这里面两个人正在里面胡天胡地乱来呢。
  虽然看不清楚里面的人是谁,但是从那些简单的粗重声音里,李晋还是听出来了,这其中一人是李光风的老婆,叫杨秀珠的。
  而另外一人……竟然不是李光风!
  是……李东方!
  杨秀珠也是镇上的,只不过是另外一个村子里的,长得那叫一个漂亮,脸蛋就不用说了,最让村里人津津乐道的就是胸前那两坨肉。
  拿村里那些经常大早上在小河里洗衣服的妇人的话来说,那就是木瓜啊!沉甸甸的抓都抓不住。
  虽然说是调笑,但是李晋知道那些老娘们可都羡慕着呢。
  只是怎么这杨秀珠跟李东方好上了,李东方虽然是村长的儿子,但是跟有些小钱的李光风一比可就什么都不是了。
  “怎么样?爽了没?跟李光风比怎么样?”终于,里面的动静停了下来,同时车窗也摇了下来,接着便有纸团从里面扔出来。
  “你这死鬼!”杨秀珠一阵笑骂,显然是心满意足了,“李光风那王八蛋早就被酒色掏空了,哪里顶得上你!”
  “哈哈!”听到杨秀珠这么一说,李东方非常满意地笑了起来,“不过我就奇怪了,这李光风不行怎么还老往俏寡妇那里跑?”
  “切,吃不到就心急呗。还以为我不知道他来就是冲俏寡妇去的?哼,他要跟老娘玩阴的,那就别怪老娘给他戴帽子!”杨秀珠不屑地说。
  “嘿嘿……我爹可也去了,这俏寡妇啊,把我们村里男人的魂都勾走了!”李东方一笑,言语中也带着一股垂涎之意。
  “这次俏寡妇可顶不住了,李光风那犊子可买了催情药,我都看到了。”杨秀珠冷笑一声,“不过也好,这寡妇我老早就看她不顺眼了。心里明明骚气得紧,却偏偏装得跟个圣人一样。”
  李晋脸色一变,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。此时听到杨秀珠这么说俏寡妇,顿时就是一怒,从地上捡了个石头猛地就往车子玻璃上一砸。
  顿时就听咚的一声,玻璃被砸碎,里面正准备再一次亲热的两个家伙吓了一跳,杨秀珠更是颤着声说:“谁?”
  李晋却早已经撒开腿就往俏寡妇家里跑去了,一边跑还一边大骂:“李光风李大河两个王八蛋,要是敢动萧嫂子一根汗毛,老子弄死你!”
  梅河村有好几个寡妇,但被冠名俏寡妇的名叫萧玉如,据说不是本地人,不知道什么原因从外面嫁到梅河村来。从她来到梅河村的第一天,萧玉如就将全镇的女人都比了下去。
  那窈窕的身段,那白皙的肌肤,那沉稳的修养……找遍整个镇子,都没有能及得上她一半。
  只是美人命苦,嫁过来三年,丈夫便在外面消失了,再也没回来过,据说是死在外面了。于是萧玉如便成了寡妇,久而久之,加上一些男人垂涎的眼光和一些女人忌妒的眼光,于是萧玉如就成了俏寡妇。
  而萧玉如对此也没有什么辩解,就在众人以为她会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村子时,却没想到萧玉如却安心留了下来,不但留了下来,而且还成了村子学校里唯一的老师。
  李晋是个无父无母的孩子,自从八年前唯一的爷爷也去世了之后,李晋就成了个孤儿。孤儿最是受人欺负,就在李晋孤独无助的时候,萧玉如对他伸出了援手,经常让他上家吃饭去。
  所以李晋对于萧玉如的感情是最深的,当然,除此之外李晋也难免对于萧玉如有另外一股想法。只是,不足为外人道而已。
  李晋如同狂风一般,飞快地跑到了萧玉如的家门口。
  一到门口就看到萧玉如的傻儿子,十岁的傻柱子坐在外面数萤火虫。
  一看到李晋,傻柱子就傻傻一笑说:“晋哥……我刚才数到了十只……但是又飞过来好多,我数不到了!”
  李晋赶紧过去,急切地说:“里面有谁?”
  “村长和……一个光头,说是来看娘亲。他们叫我出来数萤火虫!”
  “妈的!”李晋一听就明白了,合着这两个家伙是嫌傻柱子碍事就把他给踢出来了。
  他着急忙慌的在前面的柴堆里找了根木头,然后嘭的一声就将门踢开,直接就杀往了萧玉如的房间。
  只往里面看了一眼,李晋就眼睛红了。原来就见房间里面,壮年的村长李大河正按着萧玉如,而光头的李光风往在那里要脱裤子。
  此时的萧玉如一脸红潮,但却依旧在拼命挣扎。
  “王八蛋!”李晋看得是目呲欲裂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直接就抡着那根大松树棒打了过去。
  这一下刚才就砸在了李光风那光头上,一时之间就听到李光风惨叫一声,脑袋已经是见了血。
  “是你!”李光风赶紧将裤子穿上,回头一看是李晋,顿时就露出了害怕的神色。这得要说在梅河村里,李晋就是头一号的混子。
  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但是在整个梅河村,就只有一个刁民,那就是李晋。这是一个讹了他一块钱誓要讨回一百块的种,强悍,那就是他李晋的代名词。
  “误会……”村长李大河也吓了一跳,现在的李晋刚刚二十岁,身材高大,且身体非常强壮,即使是还没到五十的村长也有些害怕他。
啊_小村医的强悍人生 噗嗤噗嗤太深了啊

“我误会你妈!”李晋狂吼一声,挥舞着手中的松树棒对着他们就砸了过去。这两人哪里看过如此强悍的人,一看之下连忙就往外跑,哪里还顾得身上挨了几棒。
  但是李晋已经杀红了眼,就要追出去。突然间就听到萧玉如突然颤巍巍地坐了起来,“小晋,别追了……”
  说完,萧玉如突然间就躺倒在床上。
  “玉如嫂子!”李晋在梅河村是个悍民,但是对于萧玉如却从来都不算是,一看到她昏了过去就顾不得追他们了。
  此时的萧玉如像是昏了过去,但是就在李晋过去的时候却突然间哦了一声,一脸红潮,她的手更是不由自主就往裤子里面伸去。
  这……被下了药!
  李晋虽然猜中了,但是眼睛却不停往萧玉如身上瞧。
  这也难怪,萧玉如实在是太漂亮了。都说杨秀珠漂亮,但是跟萧玉如一比,杨秀珠就是头秀丽一些的猪而已。
  虽然已经是三十三岁了,但是萧玉的身段依旧像是二十岁的少女,该翘的翘,该挺的挺。那肌肤就更不用说了,如凝脂般光滑。
  只是平时的萧玉如都是一副贤淑模样,此时却是媚眼如丝,再经由她将手往裤子里面这一幕李晋差不多就要炸了。
  似乎是萧玉如还有所神智,一看到李晋的样子就是一羞,赶紧说:“快……快给我提桶水过来!”
  李晋也收起了绮念,赶紧去提了桶水过去。
  “出去……把门带上……”现在的萧玉如就像是重病的人一样,说话也没有力气。
  李晋却过去一把抱住她说:“玉如嫂子,你要是难受……”
  “啪!”但是话还没说完,萧玉如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,嘶叫道:“出去!”
  李晋猛地打了个激灵,自己要真是这样,那和李大河他们有什么区别。
  他恍然站起,然后出去将门给带上。
  只是一会儿,就听到萧玉如里面传来了虽然尽力压抑但却依旧粗重的喘息声。
  但是此时,李晋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邪念。
  猛地他站了起来,将十岁的傻柱子给拉到了门口,恶狠狠地说:“柱子,现在给你个任务。除了我之外,谁要是敢进你家门,你就用这个招呼他!”
  李晋将一把柴刀拎了出来,恶狠狠地放到了傻柱子的手中。
  傻柱子一愣,然后张开嘴傻笑:“好!”
  李晋回看了一眼,然后猛地吐了口口水:“妈的李大河,老子弄死你!”
  说完,李晋重新拿了根木棒,直接就朝着李大河的家里去了。
  李大河家里离萧玉如家里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,李晋怒气冲冲过去,但刚经过一棵树下,突然间便有一个东西砸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  顿时李晋脑袋一沉,就此昏了过去。
  “妈的,还真敢找来!”李大河抹了把汗,从大树后面钻了出来。
  “怎么办?”李光风手里拿着个石头,刚才正是他从后面偷袭李晋得手的。
  “这小子是村里出了名的刁悍,他可把萧玉如当成亲人,要是醒了之后他还得找我们算账。这事要是泄露出去,咱们可都没好日子过了。一不做二不休……”李大河眼中凶光一闪,“把他扔到江里去,顶多算是失足落河死了。反正这小子除了萧玉如对他好些也没个亲人,死了也没人追究!”
  李光风一想,也是一咬牙说:“好!”
  “嘭!”李晋在模糊中感觉被人扔进了江里,然后江水开始灌进了他的口中鼻中。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间他胸前佩戴的一个玉佩散发出了光芒,竟然像是有浮力一竟然将李晋从河里面浮了起来,让他的嘴中和鼻子都进不了水。
  江水越冲越远,很快李晋就被冲到了下游,但是刚好下游有一块草地,这一下他竟然冲到了草地之上。
  那道玉佩突然间化成一道光,直接就冲进了李晋的口中。
  夜,无声。
  李晋悠悠醒来,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草地之上,但是下一秒他就愣了。因为他发现虽然是晚上,但是自己看东西却十分清楚。
  就在他的前面,一只大概得有一斤多的肥大田鸡正好奇地看着他。要是往常,他根本就看不到。
  啪!关了,世界又黑了,田鸡在眼前消失不见。
  啪!开了,黑夜成了白天,田鸡那好奇的样子再次出现!
  我靠,这个可以自由开关的!
  而且……自己的脑海里竟然有着无数的东西,那些东西都是关于农业的知识……
  “怎么回事?”李晋霍然站起,他只记得自己气冲冲地去找李大河的时候却被人敲晕,怎么自己到了草地上,怎么又有了无数和农业知识?
  “难道……我有了特殊能力?”
  李晋突然间又是一阵高兴,猜到了自己的遭遇。
  此地不宜久留,李晋想都没想就往萧玉如家里跑,直看到大门紧闭他才放心了,然后就回家睡觉去了。
  第二天一大早,李晋迷糊中还没睁开眼睛,突然间就被外面给吵醒了。他以为发生什么事,慌忙就起来了。
  只见一大群人直接就往那边过去,一边走一边还有人说:“听说俏寡妇惹上大事了,县城里来人了,说是要调查她呢!”
  “调查什么呢?”
  “还不是之前拨了五千块钱下来建学校,说是被偷了,现在人家怀疑是她自己吞了……”
  ……
  李晋一听,顿时就是一愣,然后撒开腿往那边跑。这事他知道,几前说是教育局那边拨了五千下来给村小学的,但是钱刚到萧玉如手中,第二天就不见了。
  此事一直是个谜,村里人都说是萧玉如偷了,但是李晋却根本就不相信。
  “我是县警局的。萧女士,根据你们村小学拨款失窃的事情来看,你最有嫌疑,麻烦跟我走一趟。”一个穿着装,看起来很有派头的人对着萧玉如说。
  萧玉如一言不发地站在那里,看得出来,她的精神不大好。
  “对,肯定是她!”李大河走了出来,指着萧玉如高兴地说:“同志,这钱是我亲手交给她的,第二天就丢了,要说不是她谁信啊!”
  “就是!”李光风竟然没回城,也在那里瞎起劲。
  村里的人也言论纷纷,有不少忌妒萧玉如的人更是在那里指指点点。
  傻柱子看到这么多人说他娘,在那里急得大哭。
  萧玉如只是拉住傻柱子,不让他哭。
  “哟,这不是二皮吗?什么时候你成了警察了?”李晋突然间觉得这家伙有些脸熟,仔细一回想就笑了。
  这货不就是自己在县城里混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小青皮嘛,干的就是坑蒙拐骗的勾当,什么时候成了警察了?
噗嗤噗嗤太深了啊 啊_小村医的强悍人生,手机阅读更精彩。

关于天下奇闻网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征稿启事|意见反馈|免责声明|法律声明|版权声明|不良信息举报

Copyright @ 2010-2019 天下奇闻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