足不出户 看遍全世界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灵异事件 > 灵魂幽体
送我入墙之长发
更新时间:2021-04-05   来源:互联网   点击数: 次  

陶然突然想起王宏在见到那颗眼球的时候大喊了一句“它来了”,本来还指望着他救自己的心变得冰凉,因为王宏显然早就知道些什么,但却什么都没说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和那两个鬼打交道。

王宏背着书包钻进了活动室,用一把美工刀一点点儿割下了陶然的皮,裁剪得方方正正的,铺在地上。随后,他又拿出了一个三十厘米见方的纸箱子,把陶然头冲下地塞进去,又在纸箱底部掏了个小洞,让他的眼睛正好可以从小洞看到外面。

陶然骇然,自己这不就是被做成“鼠标”和“鼠标垫”了吗?

王宏跪在地上,口中念念有词道:“当年是我不对,对网吧老板女朋友动手动脚的是我,不是你;往鼠标里灌豆油的也是我,不是你——这都怪我当时鬼迷了心窍,一心想把他女朋友弄到手,又太胆小了不得不嫁祸给你,结果把你害死了。现在我把让我嫁祸给你的人做成鼠标给你,你大人有大量,不要和我计较了……”

原来,这就是那网吧老板——也就是墙皮鬼那么痛恨瞎眼鬼的原因。

可是,陶然现在知道了真相又有什么用呢?他已经被做成了假鼠标,献祭给了瞎眼鬼。

两张灵符

突然,他感觉自己的肚子里面好像多了什么东西一样。这东西在他肚子里越变越大,竟然撑破了纸箱子。

“砰!”陶然的身体炸开了,烂肉一样的身体被炸得稀烂,只有软趴趴的脑袋还完整,被崩到了一旁的桌子上。而撑爆了陶然身体的,竟然是那个瞎眼鬼!

它攥着自己的眼球,激动地叫道:“终于找到了,终于找到了!”

原来,它凭着感觉追出了陶然的寝室后,发现自己找错了方向,就跟着陶然肚子里的眼球跑进了这活动室中,最后钻进了陶然的肚子,拿到了自己的眼睛。

它把眼球塞进了自己的眼眶当中,眨了眨眼,又看了看吓得瘫软在地的王宏和只剩下一个脑袋的陶然,突然表情大变,狞笑着说道:“我认识你们两个:你是那个嫁祸给我的混蛋;而你,则是把网吧老板的女朋友介绍给他认识,暗示他去又搞破坏又耍流氓的混蛋!”

陶然绝望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。因为他想起来了,当年自己在和全班同学集体包夜的时候和一个陌生男生一起打游戏,结果自己输了一晚上,被班里的女生们一顿耻笑,就想出了唆使王宏搞破坏再嫁祸给他的损招!

“你想把他的女朋友挖到手,就得先让他的网吧关门,不然你一个穷学生拿什么和一个网吧老板比?你想啊,如果一个网吧的所有鼠标都不好使,那这网吧很快就没人去了,那不就很快就得关门了?怎么弄,笨啊你,找点豆油从鼠标下面的小孔里灌进去不就好了……放心吧,发现不了,万一被发现你就说是那小子弄的就行了,我刚才看到他拿了旁边那人的手机,老板肯定会觉得他这种人什么都干得出来……”这就是当时他对王宏说的话。可是这件事只是让他当时有些不爽而已,很快就忘在了脑后,根本没有关注过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,更不知道自己的馊主意导致了这桩惨剧的发生!

王宏一步步向后退去,因为他知道自己也跑不掉了。

瞎眼鬼一点儿一点儿逼近,王宏却已经无路可退。就在它的手马上就要碰到他的时候,活动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,紧接着李仁波就冲了进来。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张灵符,大声叫着“赦令无常岌岌道”,就把灵符像箭一样射了过来。

瞎眼鬼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,那灵符就糊在了它脸上,紧接着它背后就浮现出一黑一白两个阴影来……

王宏脚下一软,险些摔倒在地。李仁波连忙一把扶住了他,说道:“我猜得果然没错,这瞎眼鬼也是从鬼门墙里跑出来的。”

“那它是‘砖’还是‘墙皮’?”王宏虚弱地问道。

“你看它那竹竿一样的胳膊,当然是‘钢筋’啊!不过总算解决了一个,接下来只要解决墙皮鬼就可以了——幸亏我求了两张灵符。”

李仁波的话音刚落,瞎眼鬼就从他背后浮现了出来,一脸诡笑。

王宏一声大叫,问道:“你、你不是被黑白无常收走了吗?”

此时的瞎眼鬼,双臂已经恢复到正常的样子。它回答道:“是啊,它们把我抓走了,但是它们发现我们即便是面对仇人也没有动手害人,便认为之前判我们进鬼门墙是误判,让我又回来了。”

王宏骇然,他可是眼睁睁地看着陶然被它杀掉,怎么在鬼差眼里这就不算害人了?

“那是因为,我是在寻找自己眼睛的过程中‘误伤’到他的——谁让我是个瞎眼鬼呢?”瞎眼鬼仿佛看出了王宏的疑问。

“你们……你们是算计好的?”

“是啊,我和它在鬼门墙上是挨着的,这两年可没少交流,”墙皮鬼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面上爬了起来,补充道,“好不容易才想出了这样一个把我们两个‘洗白’的计划——这下我们就可以进入鬼门关去投胎了。”

李仁波突然松了一口气,如释重负般靠在了墙上。

就在这一人二鬼莫名其妙的时候,那一黑一白两个身影又从空气中浮现了出来。

原来,在瞎眼鬼第二次出现的时候,李仁波觉得不妙,就把第二张灵符贴到了墙上,再次引来了黑白无常,让它俩听到了瞎眼鬼的自白。

“这一下你俩的罪行还要加上恶意欺骗鬼差和‘越狱’,估计会被砌进鬼门墙最里面那一层吧。”李仁波喃喃地说道。

因果

最后一张纸钱也烧完了,只留下一堆黑色的灰。王宏呆呆地蹲在地上,盯着这堆灰出神。

“我突然在想因与果的问题:如果当时我没有临时起意摸了那么一把,陶然还会死吗?”

“那谁知道。不过陶然要不是坏心眼地去煽动你,你也就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困扰了。”

王宏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来,和李仁波一起向学校走去。

他没看到的是,这堆纸灰下面悄悄钻出一片长发,慢慢地跟上了他的脚步……

相关报道

关于天下奇闻网|联系我们|网站地图|征稿启事|意见反馈|免责声明|法律声明|版权声明|不良信息举报

Copyright @ 2010-至今天下奇闻版权所有  备案号:沪公网安备 29066532535601号 沪ICP备12632726号-1